<fieldset id='hwknm'></fieldset><acronym id='hwknm'><em id='hwknm'></em><td id='hwknm'><div id='hwknm'></div></td></acronym><address id='hwknm'><big id='hwknm'><big id='hwknm'></big><legend id='hwknm'></legend></big></address>
    1. <tr id='hwknm'><strong id='hwknm'></strong><small id='hwknm'></small><button id='hwknm'></button><li id='hwknm'><noscript id='hwknm'><big id='hwknm'></big><dt id='hwknm'></dt></noscript></li></tr><ol id='hwknm'><table id='hwknm'><blockquote id='hwknm'><tbody id='hwknm'></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hwknm'></u><kbd id='hwknm'><kbd id='hwknm'></kbd></kbd>
    2. <i id='hwknm'><div id='hwknm'><ins id='hwknm'></ins></div></i>

        <span id='hwknm'></span>

          <dl id='hwknm'></dl>

        1. <i id='hwknm'></i>
          <ins id='hwknm'></ins>

          <code id='hwknm'><strong id='hwknm'></strong></code>

          暗夜上錯身

          • 时间:
          • 浏览:8

          和平花園是一個新開發的小區,我是和平花園小區的售樓小姐。

            這天我又帶著一位新客戶去看樣板間。房子看到一半,客人就跟我簽訂瞭買房協議。這已經是我這個月賣出去的第十三套房子瞭。

            正好是發薪水的日子,我領到瞭一個沉甸甸的紅包。我對著帥氣的白經理莞爾一笑,白經理也順勢在我身上捏瞭一把。我覺得很惡心卻不能拒絕這樣的曖昧,因為我需要錢,需要這份工作。

            夜裡,我回到瞭我的住所。偌大的房間裡隻有一張床和一幅巨大的照片。床是雙人床,上面鋪著黑白色的床單,肅穆而詭異。照片也是黑白色的,是一個俊朗男子的遺像。

            這個男子叫許寒,是我的男友,因為意外事故不幸離世,為瞭懷念他,我把租來的屋子弄得跟靈堂一樣,全部都是肅殺的黑色或者白色。我認為隻有這樣,我才可以離他近點。

            我撫摸著照片中許寒的臉,然後將自己的身軀緊緊地靠在許寒的照片上。我好像感覺到有人用手臂抱住瞭我的身體。我猛地回頭,屋子裡還是隻有我自己,隻是拉上的窗簾隨風擺動瞭幾下。

            我的神經緊張瞭起來,對著空氣喊:許寒,許寒,是你嗎?空蕩蕩的屋子裡沒有人回應。我放松瞭一下,隨即想起,窗戶是關嚴的,密不透風的屋子裡哪來的風讓窗簾擺動啊!我睜著恐懼的雙眼看著那白色的窗簾,仿佛那後面有什麼可怕的怪獸。

            那天晚上,我一直盯著那窗簾,久久不敢睡。天快亮的時候,好不容易合上瞭眼睛,卻感覺有人重重地壓在瞭我的身上,睜開眼睛,偌大的屋子裡還是隻有我和許寒的照片。

            連續半個月,每個夜晚我都經歷著同樣的事情。我想也許是我太思念許寒瞭,才產生的幻覺。給閨密小蘭打電話,她直截瞭當地說:你的屋子太像靈堂瞭,怎麼可能不鬧鬼!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沉默片刻,閨密又勸: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你總不能因為許寒死瞭,把自己也搭上啊!趕緊找個有人氣的房子搬瞭,開始新生活吧!

            我在電話裡哽咽地說:決不。小蘭氣憤地把電話掛瞭。

            因為睡眠嚴重不足,我上班的時候面容憔悴。白經理走到我身邊,充滿曖昧地問:最近怎麼瞭,秦眉?

            我回答說:沒怎麼,我住的那間屋子太吵瞭,晚上休息不好。

            白經理討好地說:售樓部三樓還有一間客房,要不你搬來吧!

            白經理的傢在外地,所以公司在售樓部三樓給他準備瞭臥室。而白經理說的客房和他的臥室很近,如果我搬來瞭,夜裡售樓部三樓就隻剩下我和他兩個人。他的用意不言自明,我心裡萬般不願意,嘴上卻痛快地答應回去收拾行李,盡快搬來。

            當天夜裡,我又給小蘭打去瞭電話。我對她說:我要搬去售樓部住瞭,希望你今夜陪我一起整理東西。

            小蘭的話毫無遮攔:女人的變化可真快啊,這才隔瞭一天就想通瞭!我依然沒說什麼。小蘭是我唯一的女性朋友,她雖然嘴上不饒人,卻是十足的好人。

            其實我的行李簡單到不用收拾,隻有一些換洗衣服和那張巨大的照片。我和小蘭躺在床上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話。

            小蘭說:你真的想好瞭,要讓那個姓白的吃豆腐?

            我依舊不知道該說什麼。

            小蘭突然大吼一聲:秦眉,你幹嗎擰我?

            我胡亂敷衍著說瞭什麼,心裡又兵荒馬亂起來。因為我的手此刻正安安分分地放在自己的胸口,而且就在剛才小蘭叫的前一秒鐘,我的右腿也被人狠狠地擰瞭一下。我不知道那雙手是誰的,或許它屬於照片上那個叫許寒的男人。

            第二天,我就搬到瞭售樓部,夜裡卻沒有人吃我豆腐,因為白經理去省裡開會瞭,整個售樓部就剩下我一個人。也許因為太久沒睡好的原因,我非常困,幾分鐘就進入瞭夢鄉。那個夜晚很平靜,睡夢中,我仿佛又回到瞭從前,許寒還在我的身邊,溫柔地抱著我,輕輕地撫摸著我。我感覺到我的眼淚流瞭下來,也感覺到有人給我擦眼淚,那人的手那麼大,那麼冰冷。

            半個月後,白經理回來瞭。他走到我的身邊說:今晚我等你啊!

            可是,就在那個夜裡,白經理死在自己的屋子裡。是我發現屍體的,我早晨敲白經理房門的時候,發現門虛掩著,推開門進去,就看到瞭躺在地上的白經理。此時的他正睜著驚恐的眼睛看著我,手使勁地抓著領口的地方,身體卻冰涼得沒有一絲溫度。

            我報瞭警。我知道我百口莫辯,因為售樓部裡隻有我和白經理兩人,門窗完好無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