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pan id='de5pe'></span>

    <acronym id='de5pe'><em id='de5pe'></em><td id='de5pe'><div id='de5pe'></div></td></acronym><address id='de5pe'><big id='de5pe'><big id='de5pe'></big><legend id='de5pe'></legend></big></address>
    <i id='de5pe'><div id='de5pe'><ins id='de5pe'></ins></div></i><fieldset id='de5pe'></fieldset>
    1. <tr id='de5pe'><strong id='de5pe'></strong><small id='de5pe'></small><button id='de5pe'></button><li id='de5pe'><noscript id='de5pe'><big id='de5pe'></big><dt id='de5pe'></dt></noscript></li></tr><ol id='de5pe'><table id='de5pe'><blockquote id='de5pe'><tbody id='de5pe'></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de5pe'></u><kbd id='de5pe'><kbd id='de5pe'></kbd></kbd>
    2. <i id='de5pe'></i>
    3. <ins id='de5pe'></ins>

      1. <dl id='de5pe'></dl>

          <code id='de5pe'><strong id='de5pe'></strong></code>

          黑段子之相思扣

          • 时间:
          • 浏览:4

            深夜,陳府大院一片寂靜,一個名叫福安的年輕人鬼鬼祟祟地朝陳老爺的房間走去。

            福安是陳府的大管傢。他原本是跟在陳老爺身邊端茶送水的小廝,由於天資聰慧,再加上能吃苦,一步一步爬到瞭今天這個位置。

            陳老爺膝下隻有一個寶貝千金,他一心想找個甘願倒插門的女婿來繼承傢業,最佳人選當然非年輕俊朗的福安莫屬。最初,陳老爺也有打算將女兒嫁給福安,可是架不住身邊人帶著嫉妒和羨慕的閑言碎語,他也開始有瞭擔心——福安如此費心地討好我和女兒,是不是圖謀我的財產啊?

            不行!不能讓這小子的陰謀得逞。

            陳老爺決定公開招婿。

            發現陳老爺態度的轉變,福安心中萬分失落。眼見要到手的財富就這樣飛瞭,又怎麼能甘心?他想,隻要陳老爺突然死去,那麼,已經對自己暗生情愫的陳小姐一定會馬上答應嫁給自己。

            福安溜進陳老爺的臥室,從腰間抽出一條白綢,緩緩地走到床邊。

            “老爺?”

            輕喚一聲後,見陳老爺並沒有醒來,福安猛地將白綢套在他的脖子上。

            陳老爺無聲地掙紮著,雙手緊緊抓扯著福安的袖口,無奈年歲已大,終是無法掙脫。

            見到主人已經咽氣,福安急忙取下白綢,正準備離開之際,他突然發現陳老爺的死狀非常特別:屍體的左手是很自然地垂著,可是右手卻緊緊地握著。

            回到自己房間的福安本來想穩定一下心緒,可是一閉上眼睛就看見陳老爺那隻緊握的右手。那緊握的右手是不是藏著什麼物證呢?福安想來想去覺得不太可能。因為他在動手之前特意換瞭一身幹凈衣裳,也沒有落下什麼東西。

            陳老爺的屍體被發現,官府開始調查。福安提心吊膽地過瞭一天又一天。

            某天,陳小姐突然獨自一人來找他。

            “小姐,您有事?”

            “這個……”小姐猶豫瞭半天說道,“有人傳言你就是殺害我爹的兇手,福安,你……”

            “小姐,陳老爺待我如親生兒子一般,我怎麼可能做出如此傷天害理的事情來呢!”福安頓時面露怒容。

            “嗯,其實我也不相信他們的話。下次再有人胡說,我一定好好訓斥他們。”

            “有小姐這句話福安就心滿意足瞭。我在此立下毒誓,如果我福安真是害死陳老爺的兇手,一定不得好死。死後我會跪在小姐面前,用舌頭舔凈小姐鞋上的塵土謝罪。”

            “呵呵……”聞聽此言,小姐不禁笑瞭起來,“傻瓜,你要死瞭還怎麼舔凈我鞋上的塵土啊?”

            “這個……”福安故作憨直地撓瞭撓頭。

            “對瞭,以後就不要再叫我小姐瞭。”

            “此話怎講?”福安驚訝地問道。

            “你沒看到我送你的定情信物嗎?等爹的葬禮忙完,我們就成親吧。”

            “啊?”幸福來得太過突然,福安一時不知如何回答,“敢問小姐送給我的是?”

            “那天,哦,就是爹爹被害那天,我在你剛剛洗過的衣服上縫瞭一顆紐扣。那顆扣子是用上好的青玉雕琢而成,名叫‘相思扣’,難道你沒有看見?”

            聽聞此言,福安的額頭上頓時驚出一層冷汗。

            “對!就是你今天穿的這件。”說著話,小姐一把抓起福安的袖子。可是她驚訝地發現,袖口的那顆相思扣已經不見瞭蹤影,剩下一截線頭。

            “怎麼不見瞭?”

            “……”

            就在福安無言以對的時候,一位官差走瞭過來。

            “這兩天我們搜查瞭陳老爺身邊一切物品,始終沒找到可疑的物證。無奈之下,我們隻好撬開陳老爺緊握的右手,結果發現瞭這顆青玉紐扣,不知二位對此物可有印象?”官差亮出一顆青色的玉石紐扣。

            看見扣子,小姐頓時感到一陣天旋地轉。她說什麼也不能相信,眼前將要和自己成親的人果真就是自己的殺父仇人。

            “真……真的是你嗎?”

            在鐵打的證據面前,福安終於供出瞭自己的殺人經過。

            殺人償命。

            幾天後,福安被押進法場準備斬首示眾。隨著監斬官一聲令下,劊子手手起刀落,福安的腦袋瞬間搬瞭傢。

            說來也怪,隻見那顆被砍落的腦袋一下子飛出一丈多遠,不偏不倚正好掉在圍觀人群中的陳傢小姐的繡花鞋上。而那伸出的舌頭落到瞭鞋尖上,將上面的塵土蹭瞭個幹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