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bb6wg'><strong id='bb6wg'></strong><small id='bb6wg'></small><button id='bb6wg'></button><li id='bb6wg'><noscript id='bb6wg'><big id='bb6wg'></big><dt id='bb6wg'></dt></noscript></li></tr><ol id='bb6wg'><table id='bb6wg'><blockquote id='bb6wg'><tbody id='bb6wg'></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bb6wg'></u><kbd id='bb6wg'><kbd id='bb6wg'></kbd></kbd>
  • <span id='bb6wg'></span>

      <i id='bb6wg'></i>

          <dl id='bb6wg'></dl>
          <i id='bb6wg'><div id='bb6wg'><ins id='bb6wg'></ins></div></i>
          <fieldset id='bb6wg'></fieldset>

          <acronym id='bb6wg'><em id='bb6wg'></em><td id='bb6wg'><div id='bb6wg'></div></td></acronym><address id='bb6wg'><big id='bb6wg'><big id='bb6wg'></big><legend id='bb6wg'></legend></big></address>

          <code id='bb6wg'><strong id='bb6wg'></strong></code>
          <ins id='bb6wg'></ins>

            復仇表演

            • 时间:
            • 浏览:31

              一 
               
              爸爸突然回來瞭。 
              他曾經毫不猶豫地拋棄我們,哪怕爺爺生氣病死瞭,媽媽賭氣跑瞭,他都沒有回頭。他拿走瞭我所有的一切,我的幸福、快樂。 
              我成瞭沒人要的孩子,輟瞭學,成瞭大伯傢的小羊倌兒。 
              我不願意恨他,所以隻有忘記!忘記的過程是痛苦而瘋狂的,但我做到瞭。我幼小心靈上被他切割的傷已愈合成細小的疤,變天的時候會有些許的癢,卻不再疼瞭。 
              可是他又回來瞭
              他的回歸就像一隻尖利的指甲,再次剝開瞭我心上的傷口,所有的痛苦回憶都重湧上瞭我的腦海。 
              當我和羊群被夕陽推回院子裡,我看到一個胡子拉茬瘦巴巴的男人直勾勾盯著我,用幹啞的聲音喊我的名字。我皺皺眉想起來,他是爸爸。 
              他的突然出現讓我措手不及、不知所措。他淚眼婆挲地沖過來,一下子摟住我。當他那讓人惡心的胡茬子紮在我的臉上,強烈的反感仿佛出於我生命的本能,我猛地推開他,大叫一聲,瘋子一樣逃走瞭。 
              我跑啊跑,向著人山的最深處,直到筋疲力盡,才和太陽一起潛伏在瞭最幽深的山坳。我不知道自己怎麼會流淚,隻聽見山貓拉長瞭聲音悲哀地哭。 
               
              二 
               
              我相信他們一定沒有找我!否則那麼多人怎麼會找不到一個小孩子
              那拋棄過我的男人回來瞭,大伯一傢就和他串通一氣拋棄瞭我!因為我要吃糧食吃肉,他們不願意給我,他們認為我隻是放羊不應該得到那麼多回報!寒夜讓我的頭腦無比清醒,我頓悟瞭這一點。 
              他們想得美,我才不會讓他們如意
              於是我回去瞭。 
              回去之前我去看瞭爺爺,爺爺肯定瞭我的發現,並告訴我該怎麼做。 
              我不像村裡那些愚蠢的小孩子,隻知道看幼稚虛假的動畫片,我喜歡看的是真人表演,因此我也學會瞭表演,並能看穿別人的表演。 
              你們可能不知道,其實生活中每個人都在表演,而且每個人都喜歡演好人,用來掩蓋他們兇狠惡毒的本來面目。 
              我回到瞭大伯傢,他們開始集體表演。我在心底冷笑,我倒要看一看到底誰 
              演得更像。大娘緊緊抱著我,擠出淚說:妞兒,你藏哪兒瞭?找也找不到,嚇死人娘瞭。爸爸坐在椅子上低著頭抽煙,讓人感覺到他很痛苦,想掩飾卻又做不到的樣子。大伯抄起板子,狠狠地打我。小哥哥沖過來護住我,替我擋瞭一板子…… 
              大傢都很認真,完成瞭各自的表演。我心裡說,好吧,該我瞭。 
               
              三 
               
              二叔回來瞭。 
              坐瞭三年牢,他更瘦瞭,眼睛陷下去,臉上滿是黑白相間的胡茬,像極瞭爺爺那張黑白照片。 
              我還記得當年警察抓走二叔時,院子圍滿看熱鬧的人,爺爺對著二叔破口大罵,二嬸乘人不備,撞死在那棵老槐樹下,小劑嚇得抽瞭羊癲瘋。當時場面亂成瞭一鍋粥,而且一亂,就亂瞭好些天。 
              二叔是因為打殘瞭村長被抓的,他打村長是因為村長糟蹋瞭二嬸
              村長是該死的,但他沒死,反倒是二嬸死瞭。隨後爺爺很快也去瞭。 
              那天小劑嚇壞瞭,再也上不瞭學,於是爸爸就讓她當瞭小羊倌兒。 
              三年後,當一切終於平靜,二叔刑滿釋放瞭。 
              二叔的突然回歸再次刺激到瞭小劑,她不知道跑到哪兒躲瞭一晚上,我們全部出動去找她,都沒找到。幸好第二天她自己回來瞭。 
              無論如何,二叔是她爸爸,沒有哪個孩子不親自己的父母。小劑回來瞭,她開始還害羞,但很快就黏上瞭二叔。我很高興,小劑終於有瞭笑臉,我覺得我們傢更溫暖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