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sqspn'></i>

<span id='sqspn'></span>

<dl id='sqspn'></dl>
        <fieldset id='sqspn'></fieldset>
        <acronym id='sqspn'><em id='sqspn'></em><td id='sqspn'><div id='sqspn'></div></td></acronym><address id='sqspn'><big id='sqspn'><big id='sqspn'></big><legend id='sqspn'></legend></big></address>
      1. <i id='sqspn'><div id='sqspn'><ins id='sqspn'></ins></div></i>

        <ins id='sqspn'></ins>
        1. <tr id='sqspn'><strong id='sqspn'></strong><small id='sqspn'></small><button id='sqspn'></button><li id='sqspn'><noscript id='sqspn'><big id='sqspn'></big><dt id='sqspn'></dt></noscript></li></tr><ol id='sqspn'><table id='sqspn'><blockquote id='sqspn'><tbody id='sqspn'></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sqspn'></u><kbd id='sqspn'><kbd id='sqspn'></kbd></kbd>

          <code id='sqspn'><strong id='sqspn'></strong></code>

          六指追魂

          • 时间:
          • 浏览:10

          楔子
              天空灰暗,有雨在醞釀。
              陳曉卓站在寫字樓的樓頂,看著遙遠的地面,心裡悲哀而絕望。
              自己一直小心翼翼維護並視為朋友的幾個同事居然合起夥來把自己騙得那麼慘——自己的業績成瞭別人的,女友成瞭別人的,朋友們……原來他們本身就是別人的。
              陳曉卓閉上瞭眼睛,他不想在最後的時刻還讓自己那麼心痛。然後他縱身一跳,墜落成一張沒有起伏的心電圖。
              死亡的六指印
              陳曉卓跳樓瞭,這是唐葉公司第三小組的幾個人完全沒有想到的。因為陳曉卓一直老實內向,大傢欺負他已經成瞭習慣。而欺負人這種事一旦成為習慣,就必然越來越過火。這一次,他們奪走瞭陳曉卓的業績,並因此使他的女友田梅梅徹底對他失望,投進瞭總經理兒子的懷抱。本來他們以為陳曉卓也就是和以前一樣,喝點兒悶酒,憂鬱一段時間就沒事兒瞭,沒想到他走瞭極端。
              這一下,第三小組的幾個人都傻瞭。他們參加陳曉卓的喪禮的時候,每個人都感到瞭深深的愧疚和不安。幾個人湊瞭一萬元交到瞭陳曉卓母親的手裡。看著悲傷的老人感激的樣子,他們逃也似的離開瞭。
              對於心懷愧疚的人來說,遺忘是一個好辦法。他們努力使自己忘記陳曉卓,這樣才可以安心。但是,陳曉卓似乎沒有忘記他們。
              那晚,第三小組集體加班。午夜,組長劉聰出去買瞭夜宵回來,讓大傢吃飽瞭,因為他們要通宵幹活瞭。
              劉聰給大傢分瞭漢堡、奶茶、薯條……然後他自己拿過一杯奶茶喝瞭起來。
              他才喝瞭一口,就聽那邊的林躍驚叫瞭一聲。
              “你們看!”林躍叫著。
              “怎麼瞭?”劉聰和小組老三吳飛、老必韓文字都被他的叫聲嚇瞭一跳。幾個人靠過去,當看到林躍手上的漢堡時,他們也都傻眼瞭。
              隻見那剛剛打開包裝的漢堡上,赫然有一個清晰的紅色手印,而且可以看出,那手印是由一個長著六指的手握過而產生的。他們不會忘記,陳曉卓就是一個六指!
              “老大,你在哪兒買的東西啊?”韓文宇語氣驚恐地問劉聰。
              “就是樓下糕點屋啊。”劉聰也心虛瞭。
              “沒有打開過吧?”
              “廢話,這不是林躍剛剛撕開的包裝嗎?”劉聰氣急敗壞地說。
              “難道……”吳飛在旁邊插瞭一句,“是他?”
              本來這是不用他說的,因為大傢都已經不約而同地想到瞭陳曉卓,但是誰也不敢說,好像一旦說瞭就犯瞭禁忌,陳曉卓就會突然出現一樣。那一刻,整個辦公室都變得陰森瞭。
              “你在喝什麼?”忽然,林躍指著劉聰又叫瞭一聲。
              “奶茶啊,怎麼瞭?”劉聰被他的眼神和語氣嚇到瞭。
              然後,他看到所有人的眼神都變得和林躍一樣,那眼神充滿驚恐,就像自己喝的是血一樣。
              想到這一點,他真的覺得嘴裡似乎有瞭一股腥氣。他戰戰兢兢摸瞭一下嘴巴,然後看見瞭自己手上那刺目的鮮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