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io6m0'></i>

<fieldset id='io6m0'></fieldset>

      <ins id='io6m0'></ins><i id='io6m0'><div id='io6m0'><ins id='io6m0'></ins></div></i>

    1. <tr id='io6m0'><strong id='io6m0'></strong><small id='io6m0'></small><button id='io6m0'></button><li id='io6m0'><noscript id='io6m0'><big id='io6m0'></big><dt id='io6m0'></dt></noscript></li></tr><ol id='io6m0'><table id='io6m0'><blockquote id='io6m0'><tbody id='io6m0'></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io6m0'></u><kbd id='io6m0'><kbd id='io6m0'></kbd></kbd>

      <code id='io6m0'><strong id='io6m0'></strong></code>

        <span id='io6m0'></span>

        <dl id='io6m0'></dl>
        <acronym id='io6m0'><em id='io6m0'></em><td id='io6m0'><div id='io6m0'></div></td></acronym><address id='io6m0'><big id='io6m0'><big id='io6m0'></big><legend id='io6m0'></legend></big></address>

            奪命橋

            • 时间:
            • 浏览:9

            嘉慶元年,明永縣的交通要道西福橋被洪水沖毀,上任不久的趙知縣責令下屬盡快修復。可是大傢都反對再修石拱橋,還說這是上一任知縣下的令。趙知縣勃然大怒,派親信去找造橋的師傅。

            奇怪的是本縣工匠一聽說是修西福橋,不是推就是躲,幾天下來連個石匠也沒找到。趙知縣納悶瞭,便微服到一個老師傅傢裡暗訪。他剛提到造橋的事,老人立刻變瞭臉色下逐客令。趙知縣又走瞭幾傢,結果無一例外都吃瞭閉門羹。

            趙知縣回到縣衙,氣呼呼地命人重金懸賞尋求造橋師傅。花紅貼出去不久,有個叫鄒興丁的外地人前來應招。趙知縣很高興,任命他為監工,要他立刻動工。

            第二天,鄒興丁便帶上徒弟伍四海和幾個外地的石匠以及本地征調來的民工進瞭山。開山取石既艱辛又危險,鄒興丁絲毫不敢大意。可是才開工沒幾天,他們發現在一塊磨盤狀巨石下壓著一個人,大夥費瞭好大的勁才把巨石撬開,一看,死者已被巨石砸得血肉模糊、面目全非!

            趙知縣聽說出瞭命案,帶著捕頭林金武趕赴現場。仵作驗屍後發現,除瞭發現死者死前喝過酒外,沒有其他可疑跡象,民工則證實巨石是昨天傍晚從山上被撬下來的。

            怪瞭,死者上山幹什麼?為什麼那麼多人當時都沒能發現巨石砸人?如果這不是偶然,又有誰能夠搬得動那小山般的巨石呢?

            案子破不瞭,麻煩來瞭。死者傢屬把屍體抬到縣衙門前,堅決要求給個說法。人們紛紛指責趙知縣,說是因為他要修拱橋才會發生這樣的怪事。橋還未修就有人死瞭,以後不知要死多少人!趙知縣不為所動,仍是堅持修橋。他判鄒興丁監工不力,負責死者的喪葬費,又從官庫中拿出一些銀子來撫恤死者傢屬,此案便不瞭瞭之。

            鄒興丁平白無故賠瞭銀子,很是氣惱,此後的工作中更加小心謹慎。圍堰、打樁、下基腳、砌橋墩,每一個細節他都親自過問,勞心勞力,其中的辛苦自不必說。

            擔驚受怕好幾個月,眼看拱橋即將竣工。這天,鄒興丁正在橋頭欣賞自己的傑作,伍四海急匆匆跑來,愁眉緊鎖。鄒興丁心裡一驚,忙問出什麼事瞭。伍四海憂心忡忡地說:“我剛才聽一個民工說,當地流傳,凡是砌拱橋的師傅必有大難呢!”

            鄒興丁不信,伍四海急瞭:“師傅,是真的!您想想,如果沒有蹊蹺,為什麼本地的師傅都不肯修啊?”鄒興丁一想也是,趕緊要伍四海問個清楚。

            原來,大凡拱橋都是先砌好橋墩,然後由兩邊向中間砌橋身。在橋身接龍的時候,最後一塊楔形條石的安放尤為重要,造橋成功與否就在此一舉。當地人把這塊楔形石叫做“肩石”,意為像人的肩膀一樣要承擔重擔,安放楔形石叫做“殺肩”。據伍四海詢問所知,傳說“殺肩”之夜,造橋師傅必有血光之災!

            鄒興丁聽後大吃一驚,卻還是不大相信。伍四海說:“性命攸關,最好是找一個信得過的人問清楚一點好。”鄒興丁覺得徒弟說得有理,連夜就到一個遠房表弟傢裡去住。伍四海不放心也跟去瞭。

            伍四海跟著鄒興丁七繞八繞進瞭一座民宅,突然發現趙知縣坐在堂上,慌忙退出。鄒興丁把他拽回來推倒在地,冷笑道:“既然來瞭,你就幫我把事情說清楚吧!”

            趙知縣開口道:“你所說的‘血光之災’好像是有解的,對吧?‘殺肩’之夜,隻要趁別人不註意的時候偷偷地溜到街上或者村裡喊‘嗨喲,嗨喲……’,如果有人答話,那麼造橋師傅的災禍就傳到他人身上去瞭!”

            伍四海低頭不語,鄒興丁問:“你跟我學造橋,然後想方設法要我來修這座橋,就是為瞭利用這個傳說害人,對不對?”伍四海一愣,忙說不是。鄒興丁喝道:“別裝瞭,我早留意你瞭!”說罷將幾截龜葉藤丟在他面前。伍四海一見,嚇得膽戰心驚,不得不交待瞭犯罪事實。

            他開始說,那塊從山上落下來的巨石有一頭被幾根粗壯的龜葉藤絆住瞭,石頭是懸空的。那天收工後,伍四海發現有人醉倒在草叢裡,便將那人綁瞭,背上山去。他先把人塞到巨石下面,再把那人身上的繩索割斷,最後割斷瞭龜葉藤……

            鄒興丁怒道:“胡說!那死者身材高大,憑你這般瘦弱怎能把他背上山去?快交待主謀是誰,將功贖罪!”伍四海哭道:“師傅,救我!那個人不是我殺的,我隻是負責放風,提供情報。我是被他們逼的,要不他們會殺瞭我全傢!”“你知道他們是怎樣利用造橋的傳聞來殺人的嗎?”趙知縣迫不及待地問。伍四海搖搖頭。

            轉眼就到瞭“殺肩”之日。這天一早,沿河兩岸圍滿瞭看熱鬧的人。人們等啊等,直等到申時過後才看到鄒興丁一行人從工棚裡出來。人群立刻一陣騷動。鄒興丁擺好香案,祭拜一番。鞭炮響起,十六個大漢抬著一塊三米多長的楔形條石上瞭橋,鄒興丁小心翼翼地跟著。條石剛放好,鄒興丁突然一個踉蹌跌倒在地,不省人事!

            在人們的驚呼聲中,鄒興丁被人扶進一頂轎子。身強力壯的轎夫撥開眾人,抬著鄒興丁飛也似的離開瞭。有人大聲說:“不知道那個師傅死瞭沒有,還是快點回去管住傢人的嘴要緊啊!”經他一說,剛才還幸災樂禍的人們馬上緊張起來,紛紛回傢去瞭。

            轎夫抬著轎子翻過一個山頭後停在一處破廟前,此時天已經黑瞭。鄒興丁下瞭轎,伍四海早已等候在此。

            鄒興丁和伍四海穿上夜行衣,騎馬來到城北,把馬拴在樹林裡,然後躡手躡腳來到一座大宅院前。四周死一般沉靜,鄒興丁扯開嗓子喊起來:“嗨——喲——嗨——喲!”

            “喂,誰呀?”有人應瞭一聲。兩人大喜,轉回樹林騎上馬又來到城南。城南可是縣衙的所在地呀,不料伍四海卻藏在一棵大樹後面朝縣衙後院喊起來。一連喊瞭幾聲都無人答話,他身後的鄒興丁突然大吼一聲,縣衙裡頓時燈火通明。與此同時,一條黑影從縣衙後院竄出,直奔鄒興丁而來。鄒興丁一看是捕頭林金武,拔刀相迎。不料林金武卻讓過鄒興丁,一甩手打出兩枚飛鏢,伍四海應聲倒地。鄒興丁哈哈大笑:“好身手,伏法吧!”一刀正中林金武的右臂。官兵一擁而上,將他五花大綁。

            趙知縣連夜審訊林金武,要他招供為何要謀害上司,又是如何利用造橋的傳說害人的。林金武矢口否認。趙知縣見他不招,命人帶伍四海上堂。伍四海上堂之後,林金武扭頭一看,驚得一張嘴半天合不攏來,隻見一個麻臉漢子正跪在伍四海身旁呢!林金武徹底蔫瞭,交待瞭全部罪行。

            原來,當地有一個古老的傳說,凡造拱橋的師傅都會沾上邪氣。為瞭解除邪氣,造橋師傅會在“殺肩”之夜到處去喊話。如果有人答話,邪氣就會傳到答話者身上;如果沒有人答話,造橋師傅便會生病甚至死去。林金武正是利用瞭這個傳說,替人殺人。他讓那個麻臉漢子出頭負責接洽,自己則潛入雇主指定的人傢裡用毒針殺人。當聽到外面有人喊話後,他替死者應一聲,然後悄然離去。

            而本地工匠懾於傳說都不敢造拱橋,人人談橋色變,沒人主動將拱橋的傳說講給師傅聽。到瞭“殺肩”前夜,麻臉漢子再派人將傳說講給師傅,引起恐慌,趁機敲一筆。

            由於每次造拱橋都會死人,又查不出個所以然來,於是就有瞭“本縣禁修拱橋”的禁令。趙知縣剛上任,當然不知道其中的緣由。他明察暗訪,掌握瞭林金武的犯罪事實。林金武也覺察到趙知縣在調查他,於是想利用這一次造橋的機會除掉趙知縣和麻臉漢子。可是他萬萬沒想到,伍四海拜的師傅正好是趙知縣的表哥,而且是個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