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ev201'></i>
  • <acronym id='ev201'><em id='ev201'></em><td id='ev201'><div id='ev201'></div></td></acronym><address id='ev201'><big id='ev201'><big id='ev201'></big><legend id='ev201'></legend></big></address><ins id='ev201'></ins>

    <code id='ev201'><strong id='ev201'></strong></code>

    <dl id='ev201'></dl>
  • <fieldset id='ev201'></fieldset>
    <i id='ev201'><div id='ev201'><ins id='ev201'></ins></div></i>

    1. <tr id='ev201'><strong id='ev201'></strong><small id='ev201'></small><button id='ev201'></button><li id='ev201'><noscript id='ev201'><big id='ev201'></big><dt id='ev201'></dt></noscript></li></tr><ol id='ev201'><table id='ev201'><blockquote id='ev201'><tbody id='ev201'></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ev201'></u><kbd id='ev201'><kbd id='ev201'></kbd></kbd>
          1. <span id='ev201'></span>

            致命的捉弄

            • 时间:
            • 浏览:9

                引子
                “你做的這是什麼狗屁東西?”
                坐在桌子對面老板椅上的肥豬經理顯得異常憤怒,他一面把我熬瞭一個通宵制作出來的文案劈頭蓋臉地砸過來,一面惡狠狠地說:“再給你一天時間,一天內你要拿不出點像樣的東西,立馬給我走人。”
                看著他滿臉猙獰的肥肉我怒火中燒。這個高傲暴戾的傢夥,我早就受夠他瞭。他仗著手中的權力大肆貪污公款。花天酒地,而對手下卻蠻橫暴躁,呼來喝去,不拿我們當人看。
                我真想立馬把文案再砸回去,海扁他一頓,再告訴他,老子不幹瞭,然後瀟灑地摔門走人。
                但,我不能那麼幹,至少眼下不行。因為我還得指望著他給我開的薪水填飽肚子。
                可我就要這樣一直忍氣吞聲下去嗎?
                當然不會!
                我決定捉弄一下他,讓他在人前醜態百出,原形畢露。如果不這麼幹就無法殺掉他的銳氣,也就更難解我心頭之恨。
                可這事我一個人根本幹不來,考慮一番,我找到瞭崔旺。
                崔旺是死肥豬的司機,私底下和我關系最好。當然找他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他也特別討厭死肥豬,甚至恨得咬牙切齒,因為那個傢夥總是能找出各種各樣的原因來克扣他的工資。
                “晨哥,你說怎麼幹吧?我都聽你的。”
                瘦小枯幹的崔旺聽完我的主意興奮地址舔著嘴唇問。我笑瞭,接著,伏在他的耳邊低語瞭幾句。
                開始
                計劃周密的結果就是事情的進展格外順利。
                轉眼下班的時間到瞭,整棟大廈很快就人去樓空。
                我和崔旺拎著一個特大號的紙箱子來到瞭經理辦公室裡。是的,和預期中的一樣,那頭死肥豬正伏在桌子上鼾聲如雷。
                “你確定他不會醒?”在我們費力地把肥豬放進紙箱裡的時候,崔旺有點擔心。18
                “放心吧,至少5個小時之內他是現在這副樣子。”
                我相信那藥的功效,雖然我隻是在肥豬的咖啡裡做瞭一點小貓膩。
                很快,肥豬已經被打包好瞭,他被放在公司裝卸貨物專用的雙輪小車上,再被我和崔旺合力推進瞭電梯裡。
                一路上,我掩飾著緊張,努力地裝作若無其事。出瞭公司大門的時候,我甚至還和門口的保安大明打瞭個招呼。
                可崔旺的情況卻有點糟糕,直到發動瞭車子,我看到他握著方向盤的手還在抖。
                “晨哥,你說老板知道這事會不會把咱倆開除?”崔旺憂心忡忡地看瞭一眼後座上的箱子,說,“剛才出來的時候,保安可看到咱們瞭……”
                “專心開你的車吧,放心,那保安是我哥們,保證不會亂說。”
                我安慰著崔旺,可自己心裡卻暗暗叫苦,真是百密一疏,我怎麼會沒有註意到保安還沒有走?看來明天得好好賄賂那個傢夥瞭。
                車子在馬路上疾馳,窗外的景色一點點暗瞭下去。半個小時後,我們終於來到瞭此行的目的地——4號國道附近。
                天陰沉沉的,看來要下雨瞭。
                道路一旁幾傢零星的店面也是漆黑一片,毫無生氣。隻有矗立在馬路邊緣的幾個超大的垃圾箱,像魔鬼一樣張著巨口,仿佛要把一切吞噬。
                我從車門外縮回瞭頭,示意崔旺打開紙箱,然後剝下死肥豬的衣服。
                幾分鐘後,仍在酣然大睡的肥豬被剝得隻剩下瞭一條短褲,他現在看起來更像一隻碩大的肉色蟲子。
                “你不會要把他扔下山坡吧?那搞不好會出人命的。”崔旺看著道路另一側荊棘叢生怪石裸露的山坡問我。
                “當然不會,”我朝睡得流出口水的肥豬啐瞭一口,轉過頭指著道旁的垃圾箱說,“呶,我隻想讓他在這裡過夜。”
                “哈哈,虧你想得出來……”
                “轟”隨著幾十隻蒼蠅一同飛起,肥豬像炮彈一樣被我們扔進瞭垃圾箱裡。我俯身看瞭一眼,垃圾菜葉紙屑已將他團團圍住,看起來他仍然睡夢正酣。
                我保證他一輩子也沒睡過這麼“舒服”的床。
                回程的路上,夜空中開始零星地飄起小雨,但這絲毫不能影響我高興的心情。這個可惡的傢夥,你也會有今天。
                試想一下:當肥豬一覺睡醒時,發現自己竟然赤身裸體地躺在令人作嘔的垃圾箱裡,該是一副什麼表情?我和崔旺肆無忌憚地獰笑著。
                我幾乎是哼著小曲回到傢裡,不過直到我洗過瞭澡,窗外的雨卻還是沒有停的意思,甚至還有愈下愈大的趨勢。
                我高興不起來瞭,甚至隱隱地有一絲擔憂。
                本來我的計劃是天衣無縫的,可奶奶的,今晚為什麼會下這麼大的雨?
                雨水會不會把垃圾箱灌滿,把肥豬活活淹死?還有,那垃圾箱裡一定會有成千上萬隻饑餓的老鼠,它們會不會把還在喘氣的肥豬活活分屍?
                我有點坐立不安,猶豫瞭一會兒,起身給崔旺打瞭個電話。
                “我們必須得把肥豬弄回來,否則,我們搞不好就會變成瞭殺人犯。”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