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a8o6l'></dl>

  1. <i id='a8o6l'><div id='a8o6l'><ins id='a8o6l'></ins></div></i>
      <i id='a8o6l'></i>
      <fieldset id='a8o6l'></fieldset>

        <ins id='a8o6l'></ins>

      1. <tr id='a8o6l'><strong id='a8o6l'></strong><small id='a8o6l'></small><button id='a8o6l'></button><li id='a8o6l'><noscript id='a8o6l'><big id='a8o6l'></big><dt id='a8o6l'></dt></noscript></li></tr><ol id='a8o6l'><table id='a8o6l'><blockquote id='a8o6l'><tbody id='a8o6l'></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a8o6l'></u><kbd id='a8o6l'><kbd id='a8o6l'></kbd></kbd>

        <code id='a8o6l'><strong id='a8o6l'></strong></code>
        <span id='a8o6l'></span>

        <acronym id='a8o6l'><em id='a8o6l'></em><td id='a8o6l'><div id='a8o6l'></div></td></acronym><address id='a8o6l'><big id='a8o6l'><big id='a8o6l'></big><legend id='a8o6l'></legend></big></address>

        1. 恐怖小說之化妝盒

          • 时间:
          • 浏览:18

          蕓蕓運氣不錯,因為長相可愛,待人又有禮貌,剛進入電視臺實習,所有的前輩們都挺喜歡她的,也都很關照她。其中,掃地阿姨與她關系最好。

          有一天,阿姨把蕓蕓拉到一個偏僻的角落,偷偷的問她有沒自己的化妝間,因為電視臺化妝間較少的緣故,實習人員都沒有自己特定的化妝間,都是在公共化妝間進行化妝的。

          阿姨一聽滿臉緊張,緊接著就一再叮囑蕓蕓要小心,不該碰的東西千萬別碰,她可不敢說當初幸好自己信佛,第一次丟瞭這個盒子就從二樓摔下來,差點沒摔死,沒幾天盒子又回來瞭,要對此蕓蕓除瞭心裡奇怪,也就沒去多想。

          三個月後,因為工作能力不錯,並且與臺裡人的關系都處的很好,蕓蕓被留在臺裡,因為留臺的緣故也就不能像實習時準時上下班瞭,加班是傢常便飯。

          一天傍晚,節目錄制到一半,發現少瞭點道具,嘉賓們遊戲環節需要用扇子,導演就安排蕓蕓去化妝間隔壁的道具間拿取,蕓蕓取瞭扇子,想想公共化妝間有一段時間沒來瞭,挺懷念的,於是就拐瞭進去。

          繞著化妝間走瞭一圈,正準備走的時候,眼鏡餘光裡突然出現一個精巧的紅色化妝盒,瞬間感覺很詫異,隨口就說瞭句“沒想到這樣醜的化妝盒,還能有人用啊,真沒品味,估計男友都找不到”,不過這種異樣的紅色蕓蕓還是第一次見到過,感覺像想血,卻又比血要刺眼,不知道為何,蕓蕓情莫名伸手拿起瞭它。

          突然,蕓蕓感到渾身一冷,感覺周圍的溫度降低瞭好幾度,緊接著門口走進一個年級約莫比她小個兩三歲的姑娘,蕓蕓仔細打量瞭下,姑娘挺漂亮的,唯獨就是臉色太蒼白,感覺氣色不太好,身體很差的樣子,蕓蕓笑瞭笑問她是不是也是臺裡的人,她嘆口氣說不是,聊天中蕓蕓得知對方的名字叫田玲,正當聊得起勁的時候,外面響起瞭導演的呼喚聲。“啊,抱歉!”蕓蕓終於想起瞭過來的初衷,趕忙把盒子放下,順便跟田玲報個歉,快步往錄制現場跑去,這時身後的田玲那臉上露出一副詭異笑容。

          錄制現場,隻有她資歷最少,所有打雜的活幾乎都是她在做,累的挺慘,剛回到傢一看時間挺遲,都快11點,洗漱一番上床去,很快就睡著瞭。

          這個晚上蕓蕓做瞭一個很長的夢,夢中田玲與一男人手挽手,很要好的樣子,田玲對男人很好,把大部分工資都給瞭男人  自己省吃儉用省下一點錢買瞭一個紅色化妝盒,後來卻發現男人與同事小玉搞在瞭一起,田玲趁化妝間隻有她們兩的時候質問那小玉,緊接著開始爭吵瞭起來,爭吵的過程中,小玉把她的化妝盒給砸瞭,還嘲諷她沒人要,隻能花錢討好男人,但是男人卻喜歡其他人,憤怒中的田玲沖上去與小玉打瞭起來,還逐漸的占瞭上風。就在這時,男人來瞭,二話不說,沖瞭上來狠很的給瞭田玲一巴掌,接著按住田玲,讓小玉隨意廝打田玲,小玉毆打還不算完,還用指甲把田玲的臉給抓花瞭。

          終於有其他同事做完節目回到化妝間,看到這種情況,趕緊把他們分開,分開後的田玲滿臉獻血,明顯是破相瞭,但是田玲什麼都沒說,隻是默默的收拾自己的化妝盒。

          第二天清早,電視臺門口圍滿瞭人,人群中間,田玲躺在血泊中,手上還拿著那個化妝盒,流的血慢慢的一點點的往化妝盒匯聚。

          在小玉上班的時候,她的化妝臺上面突然有一個紅色化妝盒,小玉嚇得假都沒請跑回瞭傢,沒想到,化妝盒在她傢梳妝臺上,沒幾天小玉瘋瞭,用刀把自己毀容然後跳樓自殺,沒幾天,男人也在睡夢中,傢裡著火,燒的面目全非才斷氣。

          滿身大汗的蕓蕓從夢中驚醒過來,還沒緩過氣,看到田玲手上拿著化妝盒坐在床頭。。。。

          第三天,化妝盒才又出現在公共化妝間,掃地阿姨見此嘀咕道:“作孽喲,又不知道害瞭哪傢的閨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