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703nm'></dl>

<code id='703nm'><strong id='703nm'></strong></code>
    <acronym id='703nm'><em id='703nm'></em><td id='703nm'><div id='703nm'></div></td></acronym><address id='703nm'><big id='703nm'><big id='703nm'></big><legend id='703nm'></legend></big></address>

  1. <ins id='703nm'></ins>

    <i id='703nm'><div id='703nm'><ins id='703nm'></ins></div></i>

    <i id='703nm'></i>
        1. <fieldset id='703nm'></fieldset>
          <span id='703nm'></span>
        2. <tr id='703nm'><strong id='703nm'></strong><small id='703nm'></small><button id='703nm'></button><li id='703nm'><noscript id='703nm'><big id='703nm'></big><dt id='703nm'></dt></noscript></li></tr><ol id='703nm'><table id='703nm'><blockquote id='703nm'><tbody id='703nm'></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703nm'></u><kbd id='703nm'><kbd id='703nm'></kbd></kbd>
        3. 庭院幽深處

          • 时间:
          • 浏览:12

          金荷幾乎不敢再看輪椅上的男子,然而胸中一股奇怪莫名的情緒逼迫她抬頭凝望他。她的目光落在男子的右手手腕。

            如遭電擊般,金荷打瞭個寒顫──手腕上那條褪色的紅色繩鏈,收口處那小小的如意結,不正是出自她的手?!

            金荷難以置信地盯著男子焦黑的臉,幾乎痛苦地呻吟出一個名字:“……子明?”

            尾

            小姐瞟一眼呆若木雞的金荷,輕聲講出一年前元宵之夜的事。

            在那個鼓樂齊鳴、焰火滿天的喧囂之夜,劉媽找機會用放瞭迷藥的糖水迷暈子明。

            接著,劉媽以派送食物為由,把一個早就物色好的、孤身逃難來到本地的蘇北災民偷偷接入府中,遞上一碗香噴噴的砒霜蛋花湯送他歸西,再將他的屍體拖入柴房,澆上煤油點起火。

            然後,在煙花滿天的夜空下,當葉府眾人奔走救火之際,在後罩房一個陰暗房間的角落裡,小姐先用毒藥燒爛瞭子明的喉嚨,再用熱油燙爛瞭他的臉龐,最後劉媽高高舉起一把殺豬刀對準他的膝蓋……

            “至於楊公子,我根本不喜歡他。我隻想和子明在一起。所以,隻好麻煩劉媽幫我解決掉楊公子。這樣,以後也不會有人來逼我嫁人瞭。”小姐微微嘆氣,“哎,你不知道,我花瞭多少功夫,才讓子明乖乖陪著我。開始的一段時間,我必須每天給他喂藥,讓他白天黑夜都昏昏沉沉,這樣他才能靜靜躺在我的床底下,或者衣櫥裡……現在他很乖,無論什麼時候都很安靜。他的眼裡隻有我……是不是,夫君?”

            小姐笑盈盈擰瞭一下男子的耳朵,男子轉頭茫然望向她,張嘴發出兩聲“啊啊”的嘶啞回應。

            已成癡呆狀的金荷渾身一震——這不就是那晚門口嘶啞的叫聲?那天竟然是他在敲他的門!一定是劉媽夢遊,無人看管的他偷偷來找她……

            “想不到夫君還記得你這個舊相識。難怪那天你來見我報出名字時,夫君竟然摔下椅子,我還以為是個意外呢。”小姐若有所思,“不過沒關系,我這幾天又增加瞭藥劑,他不會再記得你……”她伸手從桌上拿起一把剪刀遞給劉媽,“別磨蹭,動手吧。待會還要把她拖到雜貨房去點火呢。”

            劉媽躊躇地接過剪刀,“小姐,天下男子皆薄幸可殺之人,可金荷隻是個姑娘……”她看看小姐面帶寒霜的臉,閉上嘴,走到金荷身旁。

            金荷沉浸在巨大的震驚與悲痛中,對自身的危險視若無睹。她看不見劉媽手中雪亮的利刃,也看不見桌面上靜靜燃燒的蠟燭,以及桌子下早已準備好的一盆煤油。

            金荷隻是緊緊盯著那個目光呆傻的男子,那個在記憶中笑容溫柔、對她體貼備至的子明,難道已經永遠消失瞭嗎?

            可是,那晚他不是來找她瞭嗎?他一定……還記得她吧。

            金荷嘴唇歙動,微弱的聲音顫抖著,“三月裡來桃花開,情哥哥想起妹妹的臉喲……”

            小姐以袖捂嘴吃吃輕笑,“你是不是嚇傻瞭?居然唱起歌……”

            她話音未落,輪椅上的男子突然目光一閃。他扭過身子一口咬住桌上的蠟燭,縱身撲到小姐懷中,兩隻胳膊緊抱住她。火苗迅速在兩人的衣物身體上燃燒。被撞倒的小姐驚聲尖叫,慌亂中踢翻煤油盆,火焰迅猛蔓延,眨眼間籠罩住二人全身。

            劉媽驚叫:“小姐!”她趕忙抓起床單撲火,卻無濟於事。躺在一角的金荷隻覺熱氣炙臉,煙味撲鼻,幾乎就要窒息,卻依然大叫:“子明!子明!”

            劉媽突然扔下著火的床單,沖到金荷面前,默默看瞭她一眼,手中的刀揮舞兩下,割斷繩索。

            金荷不及反應。劉媽已轉過身,淒聲大喊:“小姐別怕,劉媽來陪你瞭!”她縱身一躍,緊緊抱住火中燒作一團的兩個人,火舌迅速吞噬瞭她,以及她身旁的床單、被罩、梳妝臺……

            金荷掙紮著跑出房間,痛心大叫:“快來救火啊!”

            可是,她知道,一切都太晚瞭。她轉過身,淚眼婆娑裡,熊熊大火翻滾著,漫卷著,那亮徹半空的紅光似是要燒盡這長長的黑夜。